只是为了看打架的爽文x
雷安(女体安注意)
ooc严重,BUG巨多
先道个歉
没什么意思


棕黄色的长发随风散开,白色衬衫上的黑色领结也随之跳动。

“该死……”不禁轻咒出声,握紧双剑的手心已微微湿润。安迷修将重心放低,深呼吸,静静等待下一次攻击。

由顶端汇聚,淡蓝色的电光逐渐聚集。

微眯起的眸子,同时也死死盯住自己。
双方没有任何举动,只是彼此凝视。

每一个细节都将铸成大错,他们深知这点。
空气仿佛不再流动,温度降至冰点,死一般的凝固了。

黑色发丝垂在耳边。

淡蓝色电光首先跳动起来。本是散在空气中的斑点,瞬间凝成一道蓝色火光,细长的身躯从锤体出发,直面安迷修而来。

一只脚抬起,少女凭借自己的柔韧将身体向后弯去。发梢跟不上移动速度,在空中划出一个慢一拍的弧线。电光就从那发梢的空隙间飞过。借助后倾的姿势,安迷修双手撑地后翻,稍作调整便向前冲去。

冷热流幻化成形,直逼对方脖颈却被迫停下。白色的锤体挡住了双刃的锋利,金属的哀鸣声冲进耳膜。右手后缩,蓝色的冷流对上锤身,热流从下方突刺,几根发丝脱离下来,跟着前者的攻击方向一齐降下。蓝色的电光重新聚集,这次萦绕在两人周围。

安迷修迅速后退,却被电光抓住长发。

“这是回礼。”雷狮轻笑,看着随风而逝的几根棕黄发丝。

刚刚那一击分明可以直击心脏,对方却把攻击放在了无关紧要的位置。

安迷修深深吸了一口气,重新架出攻击的态势。

现在可不是在对付杂鱼。
那是大赛第四,雷狮海盗团的老大。

最差劲的恶党。

“我说,差不多不要再胡闹了吧?骑士道……小姐?”他微微停顿,最后选用了一个听起来相对舒服的称呼。

“你的父母没教过你该如何正确对待女士吗?”她抬起头,好看的祖母绿的眸子对上高高站在巨石上的家伙。
“你是在祈求我的仁慈吗?”雷狮垂下手,打了个哈欠。“跪下求我还是能网开一面的。”

“我是说,至少请让这位小姐先离开”安迷修望向站在一旁的呆毛姐弟。“看在我的面子上……还有,看来你父母也没有教你如何好好说话。”

雷狮露出一个看起来像是道歉的微笑。

“你在的话我也没可能轻易带走那两位,卡米尔他们很久之后才会赶到。”

蓝色的火花重新聚集,全部掌在一个人手中。

“不过我这雷狮海盗团团长的名号,还是不能丢的。”

安迷修举起双刃,将飞来的电光尽数挡下。

“想走,可以走”从巨石上跳下,脚边扬起的杂尘也被电光清开。

“你留下,他们走。”雷狮瞄准站在不远处的两人。“把热流给我,不然他们现在就会倒在你的面前。”

“……”安迷修死盯住越来越近的恶党,叹了口气。黄色的剑被抛给雷狮,然后被电光弹飞,插进了远处的石头里。

他将锤子放下,重新对准安迷修。
后者摆正战斗姿态,蓝色的冷流泛着彻骨的寒光。

“有时我还真的不懂你,安迷修。”不急于战斗雷狮把头偏向跑远的呆毛姐弟。“明明大块积分送到面前,不但不取,反而要保护他们。”

“这是我的事。”安迷修死死盯住雷狮,生怕后者又使用什么令她不爽的伎俩。

“开始吧”她改用双手持冷流,寒光逼上对方的脖颈。“如果我没猜错,你打算夺取我的积分,是吗?”

“……”
“或许?”

电光再次汇聚,将寒气逼退,随即凝聚成束,向对方飞去。

安迷修侧过身,躲开了第一次攻击,接着用冷流把电光尽数挡下。

她需要她的剑,平时只需轻轻呼唤就能回来的热流,如今被卡在岩石缝隙间动弹不得。

不得不说雷狮在这方面还是花了些小心思的。
没有武器,并且在不知道雷狮留有多少保存实力的情况下,自己的胜利看起来十分渺茫。

她一边挡下攻击,一边快速向右前方移动。蓝色的冷流被电光激得发烫。

“去哪?”近在咫尺的声音穿进耳膜,突然凑近的雷狮吓了安迷修一大跳。他扬起锤子,金属擦破空气向自己飞来,电火花在空气中噼啪作响。后者迅速闪身,长发飞舞着,冷流的寒光划出一道优美的蓝色弧线和飞来的电光混在一起。烧焦的味道冲进鼻腔,裙子的小小一角被烧破了。她跪在地上单膝撑地,尘土在她的脚边,染脏裙角。

被远程攻击吸引全部注意力,竟然忘记与对方保持距离。
不过也不应该这么快……

“不用责怪自己,我们亲爱的骑士小姐。”雷狮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少女。“战斗经验丰富的你会用大脑思考,我自然也会。”他指指脚下微微闪烁着的蓝色电光。

利用电磁将使自己与地面保持一定距离从而减小阻力,达到快速移动的效果。
确实在对自己能力研究方面用了心思。

“这样吗……”安迷修微微一笑 嘴角上扬,棕黄色的发梢在阳光下泛着光泽。

双剑再次成型,她直起身子,手中紧握冷热流。

不安的光闪过紫色的眸子,雷狮向身后望去,刚刚插着热流的岩石早已被击碎。

大意了……
看似躲避自己的攻击,实则趁机将冷流掷出将岩石击碎,装作受伤的样子等待自己靠近。利用双剑的优势将自己置于死地。

不愧战斗经验丰富,骑士小姐。

迅速近身,冷热流的光交织――直取要害。
完了。
雷狮下意识闭上眼,剑却在一寸处停下。

“这是欠你的,恶党。”安迷修将双剑收回,拍拍裙角的尘土。“最一开始的攻击,明明有机会却只剥下几缕头发,我也不太懂你。”

“是吗……”再次握紧锤头,雷狮轻笑出声。

看来这并不是个好欺负的对象。

“还要打吗?恶党。”骑士回过头,将热流挡在胸前。

面前的人保持微笑,白色的锤子被架上肩膀。“不用了……我想我们亲爱的骑士小姐也需要休息。”
“……?”
“不是很多小老鼠需要你救吗?像刚刚那一对。而且……”雷狮眯起眼睛,指尖触向对方的热流,迸出的电光闪烁着将弹开刀刃。“也不着急这一时半会儿。”

“啧”她收起热流,不再去看对方“我对单纯与你战斗没兴趣。”
领结摇动着,渐渐消失在风沙中。

“…我对战斗没也什么兴趣。
只是,对你迟早是我的这件事太过期待而已。”

他目送安迷修离去的背影。
下一次再见面,可不会这么简单了。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60 )

© 冰镇果子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