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ヾ(*Ő౪<*)σ✧

【吉最】退休怪盗与在职侦探的同居生活


吉最
ooc有文笔不太好
这次是糖!!
突然想到的一个梗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看两人平平淡淡过日子
算是段子集合了

之前由于个人的一点原因删了文真的非常抱歉
这次写完发上来了,看过的可以从04开始看。

★小吉作为怪盗在与最原交往后放弃了自己的本职,顺理成章的跑到最原家里住
★我心里的最原……大概比较宠小吉
★有大哥客串 设定为警察
食用愉快。

退休怪盗与在职侦探的同居生活

01

要说起两人是如何相遇相知再相识的,最原终一已经记不得了。
对于他来说,现在的生活无非就是洗洗衣服做做饭照顾自家跟小孩一样的恋人,顺便再为了维持生计协助警察破几个案子。
最原终一的时间以一种很难发觉的方式流逝着,连他自己都偶尔要停下脚步想想这一切的真实性了。
不过,这样的生活并没有令他感到厌烦,一个人的世界是孤独的,也很容易感到无趣,没有人自己呆着还能够时时刻刻体味到新鲜感。但是,如果周围出现了第二个人,尤其这第二个人还是一位搞事王的时候,最原终一的世界便萌生了无限的可能性。

比如说
他总是在破完案子回家之后,看到自家孩子气的恋人,拿着明天警察十有八九会委任自己寻找的精贵东西把玩。这时他会径直走进厨房,装作没看到的样子,做饭给那家伙吃。
“啊,最原酱!一个人在家真的超级无聊的!!!不光是我!!我全身上下连每一个细胞都在抗议呢!”王马小吉抓起桌上的筷子,对着面前的碗叮叮咚咚的敲了起来,净搞出些令人烦躁的声音。
“呐呐!最原酱有没有兴趣明天带我一起破案?!有我在的话,就算帮不上上忙,呐喊助威还是会的!”王马小吉眼睛里闪着光。
“不用了”最原终一顿了顿,最后还是把心里话说了出来。“你先把今天偷的东西还回去我还能考虑一下。”他停下切菜的动作,回过头看着不知何时乖巧坐正的王马小吉。
“啊,被你发现了吗,不愧是名侦探!”
最原终一叹了口气。
“另外……每一次知道犯人是你,还要装作不知情的样子认真推理,好累。”
“诶”
“警察那边,我还要撒谎用伪证才能糊弄过去……晚上还得督促你把东西还回去。”
“这样下去,警察再白痴也会怀疑到我的。”
“我……”王马小吉眼神突然变得沮丧,低下头,不敢去看最原终一。“我不过是想看你破案子……最原酱认真思考的样子超帅气的。可……案子也不是天天有……所以我……那个……”
“哇!!!对不起都怪我啦,是我不好,今天晚上就把东西还回去!”
最原终一看着坐在客厅的人突然爆发出很大的哭声,选择转过身子,默默做饭。
“诶,为什么最原酱没有来安慰我。”
你每一次偷完东西被我发现都会这样,就算我再不懂说谎的,次数多了你是不是装的这点我还是能看出来的。最原终一在心里默默吐槽。
“哈哈哈,难道说是被揭穿了吗,太尴尬了啊。”王马小吉瞬间破涕为笑,最原终一甚是无奈。
“不过那也没办法,交往的我们关系这么甜蜜,心意也是相通的呢!是吧,最原酱?”
“……什么相通……又在鬼扯?不肉麻吗。”最原终一脸一红,虽然自己也不是特别容易害羞的类型,但果然对付王马小吉这种人是没办法的。
“啧啧,真是绝情,明明……”
王马小吉停下来观察最原终一,见对方没有反应,继续说了下去。
“昨天晚上还说什么喜欢我啊,想要永远在一起,今天就变卦了?我太可怜了,这才交往多久,最原酱就已经对我不感兴趣了吗?果然我就应该搬出去住,反正我的工作也早都不干了,就让我饿死在外……”
王马小吉正滔滔不绝,却突然被捂住了嘴。
最原终一一只手捂住王马小吉的嘴,另一只手把碗放到桌面上,眼睛看向别处。
“难不成,害羞了?”
“多嘴,吃饭。”

02

一大清早,映入眼帘的是那张孩子气的脸:略长的紫色头发乱糟糟的贴在两颊,双眼紧闭,发出均匀的吐息声。最原终一看着躺在面前的人,不禁伸出手轻轻揉了揉对方的头发。虽然这个形容不太合适,但那家伙就像小动物一样……可爱?
最原终一有些害怕自己的想法。
他看着王马小吉,最后在他脸上落下一个吻。
昨天晚上一定去还东西了吧,不然怎么如此劳累……
然后他看到床头的东西。
哦,好吧,王马小吉可能睡过头了。
最原终一想到可能会上门来的警察,无奈的叹口气,一边考虑今天如何糊弄人,一边穿衣服。

最原终一替对方重新盖好被子,自从他们住在一起之后,这也成了最原终一每天的必做工作。
他看着还在被窝里熟睡的人,就关上门离开了。

然后躺在被窝里的家伙睁开了眼睛。
最原酱……居然偷亲我什么的……还以为不可能会发生。
王马小吉把脸埋进被子里。怎么说呢,虽然平常都装作大大咧咧一副调戏人的样子 ,但如果是最原终一的话……很难冷静下来也是真的。
作为一直用谎言伪装自己的家伙,也一直生活在谎言中。
世界上的关系本来也就只有利用与被利用而已,王马小吉对于这点深信不疑,但自从与最原终一交往后,这一点也变得模糊不清。
王马小吉除去谎言外就什么都不剩了,最原终一喜欢的只是这个谎言而已。
王马小吉不断的告诉自己,告白也好,交往也好,全都是王马小吉这个骗子的谎言,他只不过是想知道自己这个死对头被自己戏耍之后的反应而已。
但现在,谁陷的更深呢?
连本职工作都不干了的家伙,还有什么资格说没有陷入,真是可笑。
王马小吉不愿再想了,比起反思他更倾向于放弃思考。

不知道最原酱知道自己在装睡之后的反应是什么呢?真期待啊。
尽管很想作这个死,但王马小吉放弃了这个提案。
他今晚还是想上床睡觉的。

03

“啊,今天的早餐居然没有汽水!”洗漱完毕,王马小吉缓缓走进餐厅,看着桌上的两杯牛奶抱怨道。
“就是因为你只是喝碳酸,所以才长不高”最原终一已经解下了围裙,坐在餐桌旁,但没有等王马小吉的意思,嘴里塞着面包说道“今天起的挺晚?”
“啊,多睡了一会儿而已,毕竟我可是无业状态嘛。”王马小吉尝试用笑容来掩饰自己的慌张。
还不是因为最原酱,一大清早就挨一个吻,谁能冷静下来。他很想这么说,可他张不开这个口。

王马小吉坐在最原终一的对侧,不急着吃饭,反而用手托腮看着他往嘴里送食物的样子。
“……”最原终一感觉浑身不自在,他撇了一眼王马小吉,随即吞下嘴里的东西,开口道“你能不能不要一直盯着我,吃你的早饭不好吗?”
“没有饮料我吃不下去,而且我就是想看你吃饭嘛。”王马小吉无视他的命令,又抬起头与他对视。
“好吧……”
“饮料在冰箱里自己拿……”
最原终一败下阵来,看着对方蹦蹦跳跳走到冰箱前,仔细挑选之后拿出了听装的碳酸饮料。
“你帮我开?”王马小吉把饮料递给最原终一,眼睛闪闪的好像有星星在里面。
“……”最原终一接过饮料,手上传来了属于冰箱的冰冷温度。
一大早喝这个真的好吗……
一边这样想,最原终一还是在王马小吉的闪闪发亮眼神的攻击下打开了易拉罐。
“谢谢最原酱!”
王马小吉从最原终一的手中接过饮料,猛的喝下一大口。
“一大早喝饮料才是清爽的选择!”
“偶尔这样是可以的……还是少喝为妙吧王马君”最原终一此时开始专注于解决面前的早饭而不是陪着王马小吉讨论他的碳酸饮料。“快点吃你的饭。”
“哦哦!”王马小吉把属于自己的那杯牛奶推到一边,继续看着最原吃饭。
不过最原终一不再理睬他,因为再不赶去侦探事务所的话,警察就会因为某人昨天偷的东西查到自家来了,虽然他对王马小吉的偷盗技术没有怀疑,但还是觉得不安。
和这样的家伙住在一起要我怎么不操心。
最原终一只是这么想着。

04

死者,男
姓名,小低和刚
职业,剧本创作家
死因,被利器从背后刺穿伤及肺部,导致呼吸困难窒息而死,身上多处伤痕
据周围散落的凶器分析,这些大小不一的伤口应该是刀片所致。
……
最原终一拿着警方提供的受害者资料,仔细的看着,希望获取更多有用的信息。
“没有更多线索了吗?”最原终一皱眉,向百田解斗询问道。
“没有了”百田解斗无奈的摊开手“我们调查过被害者的人际关系,发现被害人并没有什么朋友,家人也……”
“离世了……?”无亲无故的人更容易被犯罪者盯上。最原终一这样想。
“啊,那倒不是,根据我们对其朋友的询问,发现被害者就是弹丸论破,这个系列游戏的剧本负责人。”
“那跟被杀害有什么关系?”最原终一指向保持趴着的姿势的被害人,深吸一口气。“尸体放在那里已经很久了吧?现场十分凌乱,连刀片上都留满指纹,犯人一定是没脑子的误杀。这种案子其实你们早都应该破了?”
“倒也不是破不破的问题……”百田解斗叹气“问题警察们也大都没什么破案的劲头。情况比较复杂啊。”
“……”你们警察还真的都把自己当吃软饭的啊。最原终一想这么说出来,对真相一向热衷的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警察要包庇容忍犯罪行为,甚至立案侦查时都这么没干劲。
“嘛,这样说吧,因为他是弹丸轮破系列的剧本人,所以没人愿意办案。”
“据其他警官说弹丸轮破这个系列剧本实在太惨,他们喜欢的角色一个一个被小低和刚写死,没有人在玩完这款游戏后不想给剧本人寄刀片的。”
“所以显而易见的,这次是仇杀?”
“应该没错。但实际上大部分人对于犯人都是感谢态度,所以我们也不敢立案后好好侦查。”
“……那还挺麻烦的,可这样的话叫我来还有什么意义吗?”
“啊……大家只是需要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说明这起案子根本调查不出凶手,所依就委任你来随便看看,表示无法调查清楚就好了。”百田解斗面带歉意“毕竟有些事情还是……”
“……我知道了。”最原终一心中顿时五味杂陈,有句mmp不知……不对。他反正对于这种案子也懒得调查,混点钱挣也是不错的选择。
“那,好歹让我随便看看尸体吧……”
“当然可以。”
最原终一向尸体走去,蹲在一侧。
但跟报告上说的,尸体既没有被刺的伤口,也没有放了很久的血液的凝固,甚至,作为一个尸体皮肤还是热的,而且就体型而言……
有点像一个人……
然后尸体忽然动了起来,翻过身对着最原终一,大大的伸了个懒腰。
“最原酱!我在这里等你好久了!”
“诶?”
“啊,果然冰冷的水泥地睡起来太难受了硬梆梆的,喂,心疼我一些嘛!”
最原终一只是愣在原地,看着尸体自己爬起来,哦不对,那并不是尸体,那分明是自己的恋人。
“喂~~最原酱?怎么了?我不是说了今天来跟你一起办案子吗?难道是看见我来了太高兴??话都说不出来了?”
“……”最原终一瞬间有一种累感不爱的感觉,槽点太多使他不知从何槽起。
“呐呐,你知道吗,这些伤口都――是我自己画的啦,像吗?”
“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在这儿的?你又想耍什么花招?”站在一旁的百田解斗突然冲王马小吉喊道,看样子他也刚刚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下一瞬间,最原终一他们就被包围了。
消失很久的怪盗重新出现,百田解斗可是清楚的记得王马小吉的长相。
“诶,我只是过来找我的恋人的啊,送送饭啊什么的桥段也是很正常的吧,毕竟他常年在外工作,我一个人在家也是寂寞空虚冷的啊。呐,最原,他们对待朋友都是这样的排场吗?”说着王马小吉死死抱住最原终一的一边胳膊,哭的跟真的一样。
然后整个现场都沉默了。
“最……最原……?这是真的……?”百田解斗看着两人,表情微妙。
最原终一犹豫很久……然后点头。
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05

或许有些令人失望,但侦探往返家与事务所的方式不是开什么花里胡哨的车啊之类的,只是普普通通的坐电车而已。
一大早就开始被王马小吉折腾的最原终一,除了接到的那个非常扯淡的案子以外,接下来无非就是奇怪的中年妇女要求找她丈夫出轨的证据啊,小孩子丢了心爱的东西跑来寻求帮助之类的。
他坐在电车的椅子上,无聊的数着离目的地还有几站,脑海中浮现出今天王马小吉是如何耍花招把中年妇女气走的样子,然后他摇摇头,看着靠在自己肩膀上熟睡的家伙。
他也知道累吗。最原终一这么想到。
有王马小吉身边的日子,虽然每天都很累,但却一点都不觉得无聊。
他总是能那么有活力的闹腾,突然跑来吓人也好,一会大哭又一会笑的性格也好,不知道是真是假反复说的情话也好。
并不招人厌烦。
并不只是不招人厌烦,倒不如说是让最原终一喜爱。
喜爱他的出其不意,喜爱他的各种点子,甚至是谎言中流露出的真情实意。
已经不明白自己了,已经不想再去思考了。
这家伙在身边后自己的生活究竟发生了怎样不可思议的变化,他自己都不敢去细数了。
但无论如何,自己喜欢上王马小吉这个事实。
已经无法再改变了。

“唔……”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家伙揉着眼睛,睡眼惺忪的看着自己。“到站了吗?”
“啊,还有几站,你可以继续睡。”
“不用了!”王马小吉突然坐直,揉揉自己的肚子。“呐,最原酱,今天的晚饭是什么啊?”
“呃,咖喱饭?”最原终一挠挠头,自己也不是特别在意晚饭的人,之前基本上都是随便做点吃的。
“好啊!刚好冰箱里的饮料也不够了!我们去买吧!”
你只是想找个借口喝饮料吧……“不过还是少喝……”
“你就说买不买不就好了!当然你不打算去买的话我自己弄一箱也是轻轻松松的事!”王马小吉表现出一脸孩子气的不满。
“也不是不可以……”最原终一首先服软,这时电车也到站了。
“耶,那现在就走吧!”王马小吉突然站起来,拉起最原终一的手,旁若无人的边哼歌边向前走。
“王马君……?这样好吗……?”最原终一被拉着往前走,脚步有些踉踉跄跄,终于抵不住周围的目光,低声问王马小吉。
“有什么不好的,这个问题,不就跟问你我是不是恋人一样清晰明了?”
最原终一突然脸涨的通红。
真是没办法啊,脸不红心不跳的说这种事情。

06

最原终一推着超市的手推车,一边在货架上搜索需要的物品,一边不断的把王马小吉扔进车里的各种碳酸饮料放回原位。
“最原酱都把要买的东西放回去了,来超市还有什么意义?”王马小吉回头看了一眼最原终一,不满的抗议道。
“一整车的碳酸饮料可不是生活必需品。”
“那……”王马小吉从购物车的一堆饮料下面掏出压在最底层的袋子“猪蹄这种东西也是不需要的!”
“什么啊,那是为了锻炼你不挑食才买的好吗”最原终一一把把袋子拽回来然后仗着身高把袋子举到王马小吉够不到的地方。
“犯规犯规!我可以理解成你在嘲讽我的身高吗最原酱?!”王马小吉看着自己够不到的袋子,把更多的碳酸饮料放进购物车。
不知道是吵架还是打情骂俏的两人,在这种人多的地方很容易就引起他人的注意。
然后最原终一就会低下头,装作若无其事,看着王马小吉把更多的饮料放进车里。

结果最后付款时一半以上的物品是王马小吉的饮料。

饮料很多的麻烦就是,今天的购物袋显得十分沉重。
他们与租住小房子的距离也并不是很短。
最原终一不是一个身体很好的人,没人要求侦探的体力一定要像警察一样好。

最原终一压低帽子,知道这一段不短的距离是一个挑战。
然后,面前的塑料袋就被另一个人提起来了。
“走吧”
“……不会太重吗?”三个塑料袋都被对方提起来,塞满饮料的话并不是一个轻松的重量。最原终一没想到这个人会愿意帮忙拿东西。
王马小吉摇摇头“这是,报酬。最原酱在电车上不是让我靠着肩膀睡了嘛!”
“你平常不都是这样吗。”两个人出去玩的时候都会在往返的交通工具上靠着最原终一的肩膀睡觉,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累。
“啊,今天还有一个原因!早上最原酱不是亲了我一下吗?”
“……!”
“没想到最原酱也会趁机做这种事呢!趁其不备什么的,啧啧。”
“……”最原终一深吸一口气,装作没有听见。
“……我们还是走吧,好吗。”

07

王马小吉还是在上楼的时候不堪重负,把三大袋饮料放在楼梯道上走不动了,由最原终一拿上楼后,整个人窝在沙发里随便打开一罐灌下一大口。
“啊,都怪距离太长,出丑了呢。”
王马小吉沮丧的自言自语着。
“那不是你自己要逞强吗。”最原终一看着窝在沙发里的一只,笑着说道,那语气有些嘲讽。
“我可是要报答最原酱的恩情的,居然这么不被理解!超级伤心!”
“好吧,对不起啦,我去煮你最爱的猪蹄给你吃?”
“拒绝拒绝!我可是得了那种一吃猪蹄就会死的病啊,最原酱这么希望我死吗!”
王马小吉把剩下的饮料咕嘟咕嘟喝完,易拉罐咚的一下放在茶几上。
“好吧,但是下次喝饮料不要这么急。”每次意见不合时,最原终一总是退让的一方。
“好――的――”王马小吉说着又打开一罐饮料。
“最原酱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要说。”
完全没有悔改的意思啊,这家伙……最原终一这么想着,走近王马小吉。
“又想耍什么新……”他刚开口,没料到对方的脸却突然放大。
嘴唇被堵上,回过神的时候舌尖传来丝丝甜味“唔……”液体顺着舌尖流入,最原终一只能乖乖喝下。清凉的感觉在嘴里化开似的一直蔓延到食道,他不禁打了个冷栗,脸却滚烫到不行。明显的供氧不足,这个吻似乎持续的有些太久,直到最原终一把流过来的液体尽数吞下,对方还在恋恋不舍的用舌尖轻挑自己的嘴唇。
“哈……哈……”最原终一由于氧气的不足,感到有些眩晕,双腿发软。
“味道怎么样?”王马小吉满意的看着对方。“这是我最喜欢的东西,只分享给你的。”
“……”最原终一才从刚刚的吻中回过神,看着跪坐在沙发上的王马小吉。
“恩……不错倒是……不错啦。”
然后单手捂住了脸。

08

吃过晚饭的两人靠在沙发上,对着无聊的电视节目发呆。
“啊,真是……超级无聊啊。”王马小吉看着荧幕里无聊的狗血桥段,打了个哈欠。“反正后面也就是男女主人公如何相爱又不得不分开经过一番波折后终于修成正果的故事吧。还不如杀人游戏有趣呢,你说对吧,最原酱?”他歪着头看向旁边的最原,没料到对方已经睡着了。
“果然……累了吗。”

今天一天过的还,蛮开心的。
可惜你没等到最精彩的桥段啊。

王马小吉从衣服里面的口袋掏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是一对戒指。
“这个呢……是我的。”他把其中一个戴在自己手上,然后轻轻牵起最原终一的手。
“这个是……给你的。”王马小吉低声呢喃着,轻轻为对方戴上戒指。看向对方熟睡的脸。
“啊……”没想到目光对上,惊讶使他没注意到嘴边发出的微小声音。“唔啊最原酱居然醒了!!真是的,本来还想来个恶作剧之类的!!”王马小吉突然喊了起来“超――不甘心。”
“戴戒指的恶作剧吗?”最原终一看着旁边装沮丧装的像模像样的家伙开了口。
“诶?”
最原终一深吸一口气,像下定了什么决心。
“如果,你说出喜欢这种话,我也会毫无条件的相信的。”
“这就是,你想做的事情,已经没有必要掩饰了。”
“没有必要撒谎骗自己。你,王马小吉,不是别人,你就是你自己,真实的自己。我喜欢的是你,不是谎言本身。”
“谎言已经,不需要了。”
然后最原终一抱住了他,还在发愣的他。
最原终一很确定自己的心意。
他不想失去这种表明心意的机会,他并不是一个主动的人,但他也不会与机会失之交臂。
然后,他感到对方回抱住了他,轻轻的,有些颤抖。

“没错,我喜欢你,这句话不是谎言哦。”

end.

以下是一些废话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
两人平淡的一天,并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冒险
相伴的幸福,是我喜欢的故事。
接下来两人的日子也会平平淡淡的过下去
直到白头
并不会无趣,因为他们有着对方
这种感情会令人永远铭记。

说的好像有点多……
首先,对于之前的一次删文表示抱歉
为了弥补我的过错……


请你们看我更多的文哈哈哈(喂
可以点文!图……也可以?
点肉什么的也没问题……
酌情写……因为马上开学所以时间也不多
非常抱歉!!!

最后再次感谢你看到这里,看到这里的都是天使(比心

评论 ( 17 )
热度 ( 168 )

© 北冰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