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咕咕咕咕

【吉最】if的故事

第四章
绝望病梗
虐   角色死亡有    ooc  对没捉出来的虫致歉.
请……不要带脑子看推理逻辑(认真
有作为我之前发过的一篇文的后续……
原吉最两人是好友,双向暗恋.
不会说谎的的原小吉

“真不愧是,最原酱呢……”王马小吉看着对面的人,低声轻笑。
“单凭木板的漂流方向,就能判断出这个世界的循环结构。不仅看穿了入间酱的心思,还把我的计划全盘搅乱。”
“尼嘻嘻,超高校级的侦探推理能力强,没想到就作案这一方面,手法和时间掐的也很准呢!明明是个带给大家希望的角色……”
他只是淡淡的看着最原终一,用一种掌握了全局的语气,眼中却闪过一丝不安。

“你在……说什么?”
最原终一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王马小吉,对方却将食指贴在唇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最原酱明明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对吧。”

“……”

“我怎么可能是犯人?”最原终一冷冷的盯着王马小吉。
“不止有恰当的犯罪动机,还有适合的时间和凶器,犯人更像是你吧?”

“……”
“真是,高明的手段啊最原酱。打算利用他人对你累积的信任吗?”

“那就,来看看吧?你们是相信他还是我?”
王马小吉双手上举,环视周围的所有人。
“是我的推理更胜一筹,还是这家伙的谎言让你们更只得信任?”他指向最原终一“我可是把最原酱完整的犯罪过程分析出来了呢!?大家的选择应该再明智些呢!”

“还用说吗,肯定是最原啊!”百田解斗大声说道。

“大骗子有什么好信的!最原君可是超人……不秘密子的魔法人偶!”梦野握紧双拳,举在胸前。

春川魔姬冷冷的望向王马小吉“跟你比的话,谁都一样。”

“抱歉,我也相信最原君。”白银托托眼镜。

“百分之百最原君!”kibo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对不起……昆太相信最原同学。”

“……”
“这样啊……”王马小吉失落的低语。随即爆发出了笑声。“哈哈哈哈哈哈!那就没办法了呢!”笑声在学籍裁判场上回荡着,王马小吉以一种悲哀的眼神望向最原终一。

“这里的人,都是笨蛋吗?!!!”
突然的怒目圆睁,他大声说道。
“麻烦学籍裁判的时候用点脑子!啊?你们想死,我可不想被你们害死啊!这可是杀人游戏!不走心的话也只能落得全员消减的结局吧??”

“相比骗子,随便一个人我们都愿意相信。”春川魔姬冷冷的说道。
“……”
“是,这样啊……”
“看来大家都很不习惯被骗呢。”
“那些谎言,也有些是为了善意,有些是为了不受到伤痕……”
“……”
平静下来的王马小吉沉默着,然后忽然开口。有些低沉,提不起什么精神。

“呐,最原酱。你到底想做什么……”他悲哀的看着最原终一,语气近乎请求。
没人知道他这副样子是不是装的。
“除掉我们所有人,成为优胜者出去就是你的目的吗?”王马小吉问道。

“不要再给最原君施压了啊,你这家伙!我们都会支持你……”百田解斗双手握拳,然后指向王马小吉,说话的同时却被打断。
“不是的。”
“诶?”

最原终一冲着王马小吉微笑,瞳孔深处的疯狂渐渐涌出。映在他的眼里。
“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而已。”
脸上的笑容逐渐加深,最原瞪大双眼看着王马小吉,双颊抹上绯红,显出一副劲头十足的样子。
“所以说,现在这个情景,我超级开心啊。非常的……你呢?”
最原终一用手指向王马小吉,然后环视四周。
“能在这里的大家都是真心的喜欢这个游戏啊!!!那么一定就算同好了?果然站在这里就已经让人无法冷静下来啊”他像是习惯性的扣了扣帽子,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戴。
“唉,为什么会放弃一直帽子这个设定呢?明明来之前觉得一定不会舍弃掉的……”
最原终一叹了口气,望向黑白熊。
“可以开始处刑了吗?校长?”

“诶,可是这连投票环节都没有到呢?跳过步骤会降低收视率的吧?”
坐在高高椅子上的黑白熊偏过头,看向kibo的方向。
“啊,我居然忘记了这点,实在抱歉。”
“……最原酱?”
王马小吉不可置信的看着最原终一,黑色有些发黑。
当然不止他一个,所有人都盯着突然像换了一个人格一样的最原终一发呆,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那么现在要破坏各位对于我的信任了。”
最原终一始终保持着笑容,一本正经的语气样子不像是骗人。对的,这个最原终一,一直是引领大家走向真相的角色,又有谁能料到……
“首先 ,我还是很佩服王马君的!”
“居然能这么轻易破解我的犯罪手法还一早就弄清美兔设下的谜题,赞美的人一开始应该就是我啊!真不愧超高校级的总统大人,一位很成功的leader啊……”
“但是……”
最原终一突然沉下声音,暗金色的双眸中闪过一丝狡黠。
“不被同伴信任的王马君,这样可无法被成为超高校级的总统,做的太差劲了。”

“……”王马小吉无言,大脑快速运转着,想要通过分析理清这一切的真相。

“你……你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原君他从来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
梦野秘密子还在震惊中并未恢复过来,双手紧握,像是掩饰自己的紧张。一旁的昆太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
“昆太也不觉得最原同学是这样的人。”

“是吗……”最原终一不禁轻笑出声。

“实际上,我既是最原终一,又不能算是最原终一。获得记忆的我……只不过是一个演员罢了。被选进这个杀人游戏后,三天三夜没能睡好觉,一直在写着各式各样的犯罪手法,还庄重的跟所有人道了别。”

“但是,那都无关紧要!从出生开始便想要参加这场游戏,我的人生也只有这点意义了!你也是这么想的吧?王马君。”
最原终一兴奋的说道,看向王马小吉,像是寻求赞同。

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包裹着对面的人,这是王马小吉的唯一感受。

“最原君你……一直在隐藏自己的本性吗?”春川魔姬露出厌恶的表情。“其实从学院生活的开始就是这种变态?在学籍裁判上的表现也是为了让我们对你保持信任吗……?”

“并不是,在进入虚拟游戏前,这里的最原终一当然还是你们认识的那个人啊。”
最原终一摆摆手,露出无奈的样子。

“那……是因为那个动机吗?最原酱?看到那样的世界使你绝望了吗?不对……你的动机看起来有更深层的理由呢。”
王马小吉忽然开口,他静静的看着最原终一,不像往常那样,或哭,或笑,或是委屈一类的感情,他只是累了 ,只是想找到真相。

“回忆手电筒?”kibo不解的看向王马小吉。

“恩,这次的动机,我和黑白熊达成的合作协议在游戏中加入这个手电筒,它告诉了我这玩意究竟放在哪里。”

“喂喂,你不是说是藏起来要我们去找吗?你为什么要告诉他?”百田解斗看向黑白熊,生气的喊道。
“我只是说放在某处,没说要藏啊,讨厌啦,谁来问我都会告诉他的,唔噗噗噗噗”
“所以,找到动机的最原同学在照了回忆手电筒后,就变成那副模样了?”白银紬托着眼镜,开口说道。

“很可惜,猜错了。”
最原终一开口,然后笑着看向王马小吉。后者回视他,脸上堆满了疑惑和不解。

“嘛……王马君不说我都快忘了。作为推理小说的一部分,犯人的动机自白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啊!”

“动机不仅仅是那个手电筒,还有偶然掺杂进游戏中的病毒,绝望病病毒。”

“绝望病……?游戏病毒?可是动机应该只有一个才对吧?黑白熊?”
王马小吉转过头看坐在高高椅子上的黑白熊。
“我是答应王马君把动机放进去,但是没说我会不会放进第二个动机啊,唔噗噗噗噗,嘛,我是熊啊,不会全部都告诉你也是正常的。”

“所以说,来才囚之前的最原同学,就是这样的吗”kibo托住下巴,思考后说道。

“就是这样,但kibo君说的不完全对。不单是我啊,你们每一个人都是这样的啊!对着弹丸论破这个游戏有着极大的热情。我们都是一样的,对吧?”
“绝望病毒是一个契机,我患的便是有关于想起,的病症。”最原终一目视前方,像是陷入了回忆。
“跟弹丸论破二代的罪木是同一种症状呢,在这里遇到同样的桥段还真令人怀念啊。”
“但是最后,她也被处刑了,符合超高校级绝望的处刑啊……同样的,我能像她一样被处刑,对于这件事,非常的……非常的高兴”

“都会被处刑了,有什么可高兴的啊?!?”百田解斗冲最原终一喊道。后者却没有说话,保持沉默。

“如果你,想起什么的话,一定会知道谁是黑幕吧?”王马小吉抬起头,语气早已失去了往日的轻松。
“你只是想起了什么,但是,关于这场杀人游戏中产生的羁绊记得的话,一定还是那个最原酱的,对吧?”
被悲伤浸满的声音,让人不知道是在演戏还是真正的无奈。
“还有,我们之前……认识吗?”

“……”
“啊……”最原终一盯着王马小吉抬起的脸,张开嘴,却什么都没说。
“你果然不是那个人了。”

“毕竟他是……不会说谎的家伙啊。”
他低垂眼帘,像是有点失落。
“如果还是他的话,一定能够理解我;如果是他的话,立刻就会明白我对这次游戏的感情;如果是他的话……如果是他的话……”

带有逻辑的语句渐渐变成了没有意义的呓语 ,最原终一脸上复杂的感情让王马小吉琢磨不透。
经过一番思考,最原终一开口道。

“是的,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游戏之后,我已经被这羁绊束住了手脚。”
“那就,指出黑幕,让这场游戏完结吧?”王马小吉突然大声说道。

“你明明是个令人信任的家伙呢。只是以前的回忆就让你放弃了这一切吗?那些记忆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吗?让你值得放弃生命?就凭那个什么弹丸论破?你就要去死???!”

“是,那是我唯一的生存价值。为了我平淡的生活,增添色彩,如果没有它的话,我大概早都已经……”
“呐,王马君。我的人生里,不仅是有这个节目,还有你的参与,我才能走到这一步的”最原终一脸上浮现出笑容,发自内心的,没有狂热,也不含半点虚假。甚至,让王马小吉感到有些熟悉。

“所以,我觉得,至少我离开以前要说清楚一件事。”
“我,并不是没有察觉到你的心意……
不对,是那个你,那个不会说谎的家伙。”
“我只是,还没有想清楚应该怎么回答你,但是,我已经想明白了,认识你,很高兴。”

“最原酱……?”
接连不断的谜题被抛出,无人知晓答案,也没人能解释的清楚,它们像一堆心结,压在胸口,变得不可能再化开。

“可以投票了吧?各位。”最原终一环视一圈后,转头冲向黑白熊。

“毕竟,希望,战胜绝望的这种桥段,让我百看不厌啊。”

投票结束――
犯人是――最原终一!!!
恭喜了,唔噗噗噗噗。

学籍裁判场上只是一片死寂,没有人说话,刚刚的经历的事。只是将众人置于了更深的无奈感之中。
“不用担心的,王马君。这就是我想要的结局啊。”
还是熟悉的语气,但王马小吉已经不敢确定这一切的真实性。

如果说,他是谎言构成的话,面前的这个人,便是真相的化身。大概是天生,对王马小吉拥有一种吸引力吧。就像白天与黑夜的差别,即使一直无法见面,但却一直都在追逐着对方。这是,某种不可抗力。他是这样想的。

但面前这个人已不再是他自己了,那是,另外一个他,他度过的人生,王马小吉是无法理解的……永远也……
一种熟悉感涌上心头。
“那么,开始吧,超高校级侦探的处刑时间。”
随着黑白熊按下处刑按钮,最原终一被拉进了处刑场。

他看着他,驻足原地。
他看着他,步入刑场。

一切都是改变不了的,过去也好,现在也好。满口谎言的王马小吉也好,自卑懦弱的王马小吉也好,今天也谁都没有拯救到。

记忆像潮水般用来,干净得纯粹的阳光,拥挤的人群,你的笑颜,近乎扭曲的诉说着自己的计划。
人生多么惨淡都好,没有证明自己的机会也好,有『那个』陪伴的话,就不会有问题。

你我,是一样的。

“再见,王马君。”
透过铁网,被黑白熊警官包围的最原终一,抬头望向自己,做出这样的口型。

无法改变的,这是他的命运,这是他的祈望――像超高校级的侦探一样的处刑

可是,就算自己也希望献身于自己喜欢的节目中,终究还是接受不了他的死亡。

王马小吉不希望最原终一的死亡。

可是现在,就在他的眼前……

子弹连发的声音传来,响彻整个处刑场……

记忆却像潮水般涌来,窒息感包围了王马小吉。

就算是,能够说谎的王马小吉……也没能改变这一切呢……
果然,废物的我,什么都做不到。
心中的那个声音逐渐清晰,更大的痛楚浮上心头。

“啊……我,又哭了呢,果然是一无是处的家伙啊。”

“对不起,最原酱。”

bad end.

以下是废话
感谢你看到这儿……
挺ooc的,本来想把最原犯罪手法啥的写出帅气的感觉,但是自己脑子不够用。(说着拿刀捅了自己一下
有作为之前那个 关于原人格妄想 那一篇的后续(if线)

好吧我都在瞎扯。x

最后发个段子,段子就是红鲑团的梗(大概
希望看完不要太难过……

灼眼的阳光打在眼皮上,令最原终一睁不开眼睛。刚刚的一切如图噩梦。处刑时子弹呼啸而过的声音,被打中后的巨大痛处……透过铁网外,他眼神中的悲痛与无奈……
真的……只是场梦吗?他看着落在手上的阳光,指尖传来太阳的温度,令人安心。
“最原酱!”熟悉的声音从后方传来,突然受到冲撞,最原终一不由得踉跄的向前迈了一步。
腰腹间传来温热的体温,王马小吉搂住了他的腰。
“在……干什么啊,王马君?”
“看你在发呆,我就过来了!难道你忘记了昨天晚上答应我的事吗”王马小吉不满的看向最原终一,好像有些生气。
“没答应你什么事吧?”最原终一思考了一会儿,随即开口。
“嘛,是的呢,最原酱记性真不错。”
“果然又在撒谎吗?”
“诶……”王马小吉笑笑。
“可是最原酱也不得不承认,就是因为我的不可预知,才会被我吸引吧?”
“……确实是这样没错啊。”最原终一把脸扭向别处,以此掩饰自己的害羞。
“所以说,今天打算带我去哪里呢?最原酱?”
面前的人拉起自己的手。

掌心的温度是不会骗人的,这么想着的最原终一微笑着握紧了王马小吉的手。
怎样都好,自相残杀这种事情,永远不会发生。
只要是这两人在的未来,无论多艰难,他们都将走下去。

end.

评论 ( 6 )
热度 ( 124 )

© 拔丝果子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