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发】原吉最的脑洞


★★★ 注意★★★

只是之前文的重发,因为自己还有几个关于这个设定的脑洞所以姑且发出来

不打标签了





★吉最
★幻想两人之前的事
★ooc有可能虐……

★据我的想法王马小吉的原人格应该是不太会说话也绝对不可能说谎的那种人。
★然后最原终一……序章的性格看起来很弱但为什么第六章又那么狂气……笑着说杀人……所以我想应该是那种普通的性格,但遇到提到自己喜欢的作品时又会显得比较激动这样?
★总之各位能戳进来实属荣幸。

弹丸论破,并不是只被王马小吉一个人喜爱的节目,恰恰相反,他也只是这档火到大街小巷皆知的节目的一个忠实粉丝而已。
从他的出生开始,便随着家人观看这档节目。谁知道一档以自相残杀为主题的节目为什么可以通过电视台的审核,但毋庸置疑的是,它确实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平凡的工作日,王马小吉穿着自己那身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校服走在路上。他低头看着自己脚下的路面,路面是刚翻新的,但那也没什么稀奇,反而使自己有些磨损的运动鞋显得更破旧了些。下一个路口,右转。
熟悉的街道已经没有必要抬起头分辨方向了,王马小吉这么想着,却选择了左转。
绕远路,固然不像一个急着赶去学校的高中生所为,但每一次尝试不同的方向,都会有新奇的发现,他认为,这说不定会给自己的普通生活带来一些不平凡,嘛,谁知道呢。
然后,他在左转的路口迎面撞上了人。
说是迎面撞上,不如说是整个扑到了对方的怀里,整整一头的差距,那也不是说没有就没有的。
王马小吉抬起头看向对方,下一秒就吓的后退了一大步。
“十分抱歉,那个……我不是故意要撞上来的,真的只是……没留神。”
道歉性质的鞠躬,王马小吉双眼盯着地面,他不是那种大大咧咧,撞了人还不道歉的性格,正相反,像他这种撒谎都不敢的家伙,出了事情也定然是先道歉的一方。
“王马……同学?”
“诶?”
熟悉的声音让王马小吉抬起头,那从初中起就频繁见到的侦探帽让他立刻明白了站在那里的是谁。
最原终一。
初中的同学兼最好的知音,至少就他们都喜欢弹丸论破这一点来说,他已经是他的知音了。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的世界,还有哪个人不喜欢这风靡全球的节目呢?
“真的是王马同学啊,好久不见”
可能是要回应一直弯腰盯地面的王马小吉,又可能是出于礼仪,对方鞠了个躬。
“好……好久不见”
他已经站直了身子,上下打量几个月未见的朋友:除了校服变成一套西服外,什么都没有改变,就好像初中同班第一次见到他一样,那个愿意伸出手跟他做朋友的最原终一,那个毫不嫌弃他沉默寡言的最原终一,那个善意待人的最原终一。一切都没有改变,当然那也包括了自己的胆小怯懦,没有丝毫改变。
“你还是这样的……”最原终一看着低头沉思的王马小吉叹了口气,然后又开口道:
“对了,你有没有听说,弹丸论破第53期的节目组正在招人。”
“那个啊……有听说过”王马小吉提高声音,随即又沉了下来“我的话应该没戏,连撒谎都不会,这样的人能为节目带来什么乐趣呢……”
“这样,说不定也是一种特殊的才能啊”
“恩?”
“至少,不能撒谎,就可以表达自己真正的心意而不会被曲解或是当做开玩笑,岂不是很好?”最原终一低头确认了一下对方在听,抬起手,按在对方肩膀上。“或许我们可以组成一个合作团队?超高校级的侦探和超高校级的……”
“……”
“……嘛,还是先不说这个了……”最原终一笑了笑“总之,如果你这周末要和我一起去面试的话,电话联系我。看样子也快到上课时间,那……我就先走了。”最原终一想说更多,但最后还是挥挥手,转过身子消失在了对方的视野中。

果然又没有跟对方说上几句话,从以前开始也是,王马小吉总是扮演着倾听者的角色。
不过这样已经满足,没有什么事是比倾听最原终一心事还要令他开心的了,作为一个知音来说……
知音吗……

晚上回到家的王马小吉握紧手机,按下熟悉的号码打了过去。
“只是朋友。”这是王马小吉撒的第一个谎,却真实到自己都相信了。
现在,他想做的事并不只是朋友这么简单。
希望一直陪伴最原终一,希望了解更多最原终一的事,这不仅仅是朋友层面的关系。
他深知这一点。
但仅是深知而已。

按照计划的,两人在路口约好见面。
最原终一还是带着自己的那顶帽子,一路上说着关于面试他是如何准备的,准备了多长时间,有十足把握入选之类的事。
王马小吉只是低头倾听。
“不知道王马同学准备的如何?”
“我……”王马小吉很告诉最原终一自己从那天起就着手准备,可每一次写出的东西全部被自己心烦气躁的丢进了垃圾桶。
犹豫半天,还是从背包里掏出一张破破烂烂揉的发皱的纸。
“这是你准备的稿子?”最原终一从王马小吉手上小心翼翼的接过,然后认真看了起来。
“挺好的,这不也有好好的把你的特长写出来了吗。”
“谢谢……”
“如果,不会撒谎是一种才能的话利用这一点杀人一点不会被别人怀疑的。”最原顿了顿。
“因为角色设定是不可能更改的嘛,大家都会这样想。”
“是啊……”王马小吉突然激动的说道“所以,我一定要抓住这一点来好好宣传自己!……不过,还是最原同学的功劳”
“因为……这一点是最原同学提出的啊……”
“啊,也不是我的点子,我只是指出事实而已。”最原终一摇摇手“我们到了。”
电车终于到达了目的地,顺着地图,很容易就找了电视台。
并没有两人想的那样非同寻常,从外部看也仅是一个普通的大楼,普通到不会有人想到这便是杀人节目诞生的地方。
进入大楼,人倒是满满的。
“一天要面试这么多人,面试官也是够呛。”
最原走在前面,他是为两人报名的人,自然也要在来之前做好准备,比如领取面试号码之类的。事实上,他们一个月前就已经报了名,可是由于报名人数实在庞大,能排到现在也是很幸运了。
王马小吉跟在后面,环视着报名的大厅。
尽管是一栋不小的建筑,可人多后,便使得大厅狭小了起来。
耳边充斥的不仅是普通的日语单词,还有各种各样陌生的外国语言,不少人慕名而来,为的只是一次参加的机会,足以见得这档节目的火爆程度。
拥挤的人群中,王马小吉也算是矮的那一类了。几乎看不到前方的他,只好紧抓着最原终一的手。
两人在面试的房间外停下,又被告知轮到他们也要等个半天。

“啊,王马同学,对不起,我忘记问咱们的位次了……”最原转过身,抱歉的说道“让你在这里白白等待,真的对不起。”
“没事……!”
王马小吉不在意等多久,和最原呆在一起聊天也是很不错的事。
“那个……最原同学……”两人随便找了一处坐下,王马小吉低下头不知在想什么,然后抬起头看着最原终一。
“你觉得我,怎么样?”
“怎么突然问这个?”最原终一被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了一跳。“人很好啊,虽然不常说话,但是我从心里知道 ,你是那种十分看重同伴的人呐”
“你看,即使知道人非常多,也陪我来参加面试了不是吗?所以说,你的话一定是被大家喜欢的类型。”
“……那…”王马小吉像要说什么,却又止住了。“如果你被选上并被消除了记忆,还能再次……把我当成朋友吗?”
“我确信,即使是消除了记忆,像你这种性格,也会被大家喜欢的,包括我。”
“朋友这一点,是绝对不会改变的。作为超高校级的侦探,最喜欢的就是你身上真实的品格啊。”最原压低帽子,一边摆了一个真相只有一个的姿势,一边强忍笑意。这样一来倒是把王马小吉逗笑了。
“好吧,朋友……那你喜欢我……是真的?”明明知道只是朋友,王马小吉还是忍不住想要再次确认。
“当然啊,要我说几遍你才肯相信?不肉麻吗?”
“对……对不起。”
“啊,不需要道歉的。”

一早上的时间就被二人这么打着趣的度过了。虽然不喜欢这种平淡的人生,但王马小吉也在享受着这一时刻。

终于轮到两人面试,先进去的是最原终一,他带着自信的微笑,告诉面试官他将如何作为超高校级的侦探杀人,创造出乎意料结局的想法。
每次聊到这种东西,最原终一总是兴致勃勃。即使他并不总是自信满满的性格,但关键时刻,最有总是意外的让人安心。
王马小吉在门外侧静静听着最原终一的发言,为他默默鼓劲,又紧张起自己的面试了。
如果最原被选中了,自己却没有怎么办?
要看着他在电视上被直播处刑吗?自己什么都做不到?
但这可是最原终一一直希望的结局啊……
可是
王马小吉不希望最原终一的死亡
即使那是最原终一本人的决定
繁杂的思绪搅得他心神不宁,以至于没有意识到最原终一已经从面试房间出来的事。
“轮到你了,一定要加油啊。”
最原终一拍了拍王马小吉的肩膀,为他鼓劲。
王马小吉略带颤抖走到面试官的面前,他真希望自己这个一到关键场合就害怕的不得了的习惯能尽快改掉。
他向门口望了一眼,最原终一果然就在那里。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努力组织着自己的语言。
要好好的把自己的才能介绍出来。对于最原终一的话,他深信不疑。
精神的高度紧张,让王马小吉连自己在说什么都几乎要忘了,总之回过神来,就已经在房间外面了。
“这不是能行吗,好好把自己宣传出去。”最原终一站在自己的面前,帽檐阴影下的脸冲他微笑。
“不管那么多了,总之你肚子也饿了?这次我请客?”
“啊,谢谢。”王马小吉有些不知所措。“不过请客这件事……”
“毕竟是我提出来的,所以是我请。”最原终一用不可置疑的语气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那就……十分感谢了……”刚从面试时的高度紧张到现在这种状况,王马小吉都无法相信这些事情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只是一场美好的梦,但此时此刻,他并不想在意这些。
两个人一起相处,就足够令他感到幸福,即使是一场梦。

但此时他不知道,这就是他最后一次与最原终一相处
作为 最原终一的朋友     『不会说谎的王马小吉 』    这一角色相处

“我,是个骗子嘛,从出生开始就连续不断的说着谎言的家伙。”
“喜欢这种词,随随便便就能够说出口啊。”

王马小吉面带微笑,看着站在面前的人。那个戴着侦探帽,正死死凝视着自己一举一动的家伙。
“你约我来这里,到底想要说些什么?戏耍人是你的特长吗?昆太已经,被你害死了啊。”
“但是,如果无法跨越同伴的死亡继续努力的话,是谁都……无法拯救的啊……昆太他……”
王马小吉的声音颤抖着,将目光移到一边,用一种悲哀的眼神望着地板。
“或许这……是我的错……”
“王马同学……”最原向前迈进了一步。
“哈哈哈,被骗到了吧!我的演技可从来不是盖的呢!毕竟我可是要拿这种本领混饭吃的啊!怎么可能轻易被拆穿?为了活下去的我,谁的死都好,少一个竞争对手也更省心嘛。”突然爆发出的笑声让最原终一一愣,然后默默盯着他,不想再说什么。
“啊,生气了?嘛嘛,为了补偿你啊,我给你一个机会,要不要和我一起活下去啊?大家都在信任着你嘛。”说到这,王马小吉双眼发亮。“然后呢,作为幕后的我给你这个机会,背叛大家一次怎么样?!!反正超高校级的侦探是杀人犯这种事,没有人会想到的。”
“你,就为了,这种事情把我叫来?说谎也说些不让我反胃的话题吧?”最原终一淡淡的看了面前的人一眼,想要转身离开。
“不愧的超高校级的侦探,看出来了啊!不过也是没办法的,这招太假了。”王马小吉叹口气。
“不过刚刚,说的喜欢你这句话是真的嘛。虽然有些俗套,但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觉得咱们应该是曾经相识的老友才对啊。关系超级――铁的那种!”
“超高校级的总统大人还真是会说笑啊。”最原终一背过身去,没再回头。
“嘛……就知道你不会相信的,因为相信这种词,在我这里也是谎言嘛。”王马小吉看着最原终一离去的背影。“我接下来,要去做一件大事喽,作为王马小吉才能做到的事情,嘻嘻,你会明白我的,对吧。”

“因为,我,最喜欢你了。”

end

接下来是一点废话
很感谢你能读到这里,作为我第一次写完的一篇比较完整的文,我并没有什么信心能把两个人物写的很饱满,性格鲜明啊什么的……
总之在我心里,小吉的原人格是很弱气的那种……应该与大多数人想的不一样,严重ooc了吧。

评论 ( 3 )
热度 ( 25 )

© 冰镇果子狸 | Powered by LOFTER